【台北古蹟】溫州街──瑠公圳支流 親水空間再現

   

     初闢於日據後期,作為台北帝國大學教授宿舍區,北起和平東路一段,南至新生南路三段八十六巷止。民國三十六年命名為溫州街。
◎段數:一段
◎分段點:無
◎全長:一、○一○公尺

       即便多已被水泥叢林包圍的溫州街,靜謐蓊綠的空間仍未全然蛻盡,當年留下的植栽已成參天巨樹,古樸的黑瓦平房掩映其間,走在這條時光長巷裡,不免令人憧憬當年「臥虎藏龍」之地,多少智慧靈光在此迸發。

      昭和三年(一九二八年),日人設立台北帝國大學,台灣第一所綜合性高等教育學府。當年為了能留住自東京聘請而來的知名教授,在溫州街一帶規畫兩公頃的帝大教授宿舍。戰後,國民政府撤守台灣,宿舍主人換成台灣大學的教職員及政府公職人員。
       民國四十八年,高羅美惠從天母嫁到大安區,夫家位於新生南路口,出家門幾步路遠就到溫州街,街上黑瓦、木門的建築,圍著綠籬,庭院前挺直的棕櫚樹成排林立。路邊水溝一掀開木板溝蓋,清晰可見魚兒水中游,高羅美惠常趁黃昏和小叔到溝邊釣鱔魚為晚飯加菜。早上,去龍泉市場買菜的途中,經溫州街五十八巷得穿越一片竹林、龍眼樹和橘子園,腳踩濕滑的泥地,聽風打葉颯颯聲響,那是民國五○年代純淨的溫州街景。



       民國六十三年,闢建辛亥路一段,將溫州街分割為兩段,北段為龍坡里,南段為大學里。辛亥高架橋下方曾是低矮瓦房眷舍與活動廣場,溫州街口的行政院公務人力發展中心為兵工學校舊址,原兵工學校的倉庫和廚房被辛亥路一分為兩個社區公園,辛亥一號與二號公園,後來隸屬大學里的辛亥二號公園更名為大學公園。同一時期,高羅美惠記憶中的竹林、果園全數化為房舍,民國六十四年左右,大學里的日式宿舍區陸續改建為溫州國宅或公寓大樓,一步步蛻變為車水馬龍的巷道。尤其是溫州街尾最為熱鬧,早年末端至羅斯福路三段二八三巷堵住不通,今與之相連,將緊鄰台大公館商圈的人潮引入。



       民國八○年代末,大學里的日式平房所剩無幾,只剩兀自聳立街旁的棕櫚樹可辨識過往煙雲;龍坡里的溫州街十八巷、二十二巷、和平東路一段二四八巷則保有較完整的恬靜舊樣。迄今,老宿舍依然悄悄從地面拔除,近幾年台灣鄉土文化意識抬頭,為了保護老樹與日式宿舍,社區居民幾度動員盼能引起社會視聽,希望見證台灣歷史的老建物,不至於在經濟開發誘因下消失殆盡。

         與溫州街淳厚的人文風貌相互輝映的,尚有一條涓涓細流,承負二百六十年歷史厚度的溜公圳支流──溫州街四十五巷口,大學公園斜對面,殘留四十公尺未被加蓋的明渠,由於水渠位居水源上游,尚見魚、龜悠遊其中。原本溝渠更寬,當年為了讓軍車通行,填掉約三分之一河面。
大學里發現瑠公圳之美

       此處老地名叫「九汴頭」,汴頭是指圳溝分水用的閘門;往昔,比瑠公圳更早開發的「霧裡薛圳」(興於雍正末年,又名七股圳),由景美引水而來,在今溫州街、辛亥路與新生南路交會處分為九條支流,分別流入大安莊的農田。


      從六、七年前開始,大學里社區團體即積極推動瑠公圳支流生態及歷史保存計畫,當地居民自發性維持溝渠的暢通,區公所自去年底著手進行綠美化工程,期許當年瑠公圳沿岸垂柳綠、杜鵑紅的親水空間再現。

青田街護樹行動
青田街,闢街時即規畫為日人高級官員住宅區。當年高等學校(師範大學前身)的師資多源自帝國大學,於是在青田街興建比溫州街小一點的房舍,做為高等學校教授的住處。時光流轉,日式庭院蔚然衍成迷你植物園,為青田街贏得「台北市綠寶石」的美稱。去年,由於鄰里一幢老宅參天老樹被砍削斷枝,激起社區歷史意識,發動護樹行動,台北市政府文化局還因此開出北市樹木保護自治修例通過後的第一張罰單。

以前散步在溫州街上很舒服、很愜意,現在街上多是橫衝直撞的摩托車,即使改成了單行道,行人走路還是很辛苦。(高羅美惠)
http://www.tpml.edu.tw/blind/cgi/dlpic.php?filename=9302009.TXT
台北畫刊 2004.2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統計】統計名詞中英文對照

【Apple】在mac上面可以正常讀寫NTFS:MacFUSE+NTFS-3G

【教學】一些簡單調酒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