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古蹟】漫步青田街:人文薈萃的綠色社區

文◎陳健瑜 攝影◎王能佑

一棵樹要盤根錯節,需要多少時間?
一條街道的開拓發展,需要多少機緣?
一段歷史的追憶回溯,需要多少力量?

       台北市龍安里青田街的巷弄中,參天的大樹與濃密的藤蔓交織,緊緊倚靠著三十三棟木造日式房舍,而這些建築皆為日據時期興建的高等官第三種宿舍,曾為當時大學教授、日本官員的住所,光復之後,又做為台灣大學的教職員宿舍,多位台灣的人文、科學、醫學等學術界先驅都曾在黑瓦屋簷下閱讀、沉思,散發他們智慧的力量。而大院落內粗壯的老樹,則如同睿智慈祥的長者,默默守候街道數十寒暑,直到有人注意到綠蔭的美麗像是點綴城市的綠寶石,發現樹梢上跳躍的喜鵲與五色鳥,想起碩彥鴻儒的腳步聲,重新追尋每一間庭院的故事,這才瞭解,原來走在青田街的小巷中,每一步都是驚喜。

青田七六
完整塊狀的日式住宅聚落

       日據時代晚期(約一九一四年之後),殖民政府為了推行皇民化教育,在當時的台北城外東南區的富田町、古亭町與龍安坡一帶興建不少學校,台灣總督府高等學校(台灣師範大學)與台北帝國大學(台灣大學)便是在此時期成立,大批的日籍教職人員在此時來台,台北帝大與高等學校的宿舍群落大量出現,而在日據時代被劃為昭和町的和平東路一段、溫州街與青田街,也逐漸形成學風鼎盛的文教區,因此青田街區塊在日據時期也稱「大學住宅」。

       依據調查,目前青田街保存了三十三棟日式宿舍,是全台灣保留最完整塊狀的日式住宅。青田街志工黃隆正指出,台灣大部分的日式宿舍或職務宿舍,多是由當時的政府或會社統一興建,而龍安里內的宿舍則是日本教授自己籌資建造的,在住宅風格上特別能表現文人的自由派作風,由於教授在當時位階崇高,待遇優渥,對建築的工匠藝術也特別講究,因此保留至今的老房子依稀可辨和洋交融的建築藝術,再加上這些學人先輩,對當時台灣的歷史、醫藥衛生、語文、生物、農業生產、經濟法政等領域的研究,皆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所以保存青田街的日式房舍,不僅是珍視歷史建築,更是傳承一種人文精神。

      目前青田社區的日式宿舍中,台大教授宿舍佔了十九間,非台大的建物則有十四間,其中最特別的是前台大理學院院長、中央研究院副院長羅銅壁的家──二層樓的日式老屋,雖然現在周圍五層樓以上的公寓林立,只能靠庭院的大樹與大樓爭高,但在當時這座二層樓華宅佇立於其他的日式平房之中,一定十分神氣。此外,保存相當完整的台灣第四世紀之父林朝棨教授故居內,還設有一座防空壕,見證了二次世界大戰時的緊張戰事。

前台大理學院院長、中央研究院副院長羅銅壁的家──二層樓的日式老屋

<a href="http://www.flickr.com/photos/bangdoll/6927811741/" title="Flickr 上 bangdoll@flickr 的 前台大理學院院長、中央研究院副院長羅銅壁的家──二層樓的日式老屋"><img src="http://farm8.staticflickr.com/7195/6927811741_67f900c239_z.jpg"前台大理學院院長、中央研究院副院長羅銅壁的家──二層樓的日式老屋
       除了私人住宅,青田街八巷還有一個台電聚會所,這裡曾經是日據時期台灣電力株式會社的公共聚會場所,內部隔間還可見到聚會廳、長廊等公共設施,雖然現在這個清幽的空間已不再做為聚會之用,但庭院裡的龍眼樹、羅漢松依然長青,與老屋子們一起等待命運的安排。

老樹與飛鳥的樂園

      鄰近大安森林公園,卻有著比公園更悠久的翠綠,百年的菩提樹、八十年樹齡的烏心石、高聳入天的亞歷山大、大王椰子樹、長滿樹鬚的老榕、印度橡膠樹,以及順著屋簷攀爬的紫藤,不慌不忙的為社區搭起一棚棚的綠蔭,「綠」正是青田街巷道中最搶眼的顏色。

     「我們這裡一到夏天特別涼爽,因為樹蔭特別多。」在青田街巷口經營雜貨店數十年的劉先生,一發現有人在巷弄中走走停停觀賞大樹,馬上熱心的介紹起鄰里的歷史,「現在巷口彰化銀行這棟大樓還沒改建前是于右任的住所,楊思標教授的家在七巷,十二巷住著羅銅壁教授……。」他如數家珍般的說著名人與老樹之間的故事,這些埋下綠色種子、灌溉老樹成長的人都大有來頭。以青田街七巷八號為例,台北帝國大學教授山本由松,這位來台教授研究植物學的學者,依據日人的生活習慣打造了黑瓦斜頂的住所,也在庭園裡種下了楓香、芒果、麵包樹,以及數株有台灣「珍貴五木」之稱的台灣肖楠,光復之後,中央研究院生物組院士李惠林與台大森林系教授吳順昭又先後進駐,在三位植物學家的細心呵護下,院子裡的柚子樹、龍眼樹、茶花、大葉合歡、酒瓶椰子、含笑、美人蕉等植物格外的茂盛。
目前試營運中的青田七六
        除了茂盛,還有珍貴的植物藏身在圍牆裡面,發現十三行遺址的地質學教授林朝棨教授故居內,四棵台灣罕見的冰河孓遺植物銀杏兀自迎風搖曳,纍纍的白果證明它的樹齡超過八十年;羅銅壁教授家中的庭院裡,住著當初羅教授到墾丁採集植物帶回來的四、五種變葉木;台大退休教授陸震家的院子中,不僅有一整排茂密的紫藤,還有台灣少見的南洋芒果、南洋櫻桃,大小樹木都在這一方天地裡爭一口呼吸的空間,而能夠讓大樹茁壯的,又豈只是雨露與陽光?

      這樣的環境需要住民的珍視才能長久保存,不久前才舉辦「再造青田街歷史街區」活動的里長洪秋甲表示,這些老樹都是有靈魂的,不能任意砍伐、移植。為了讓青田街的大樹不成為電鋸下的亡魂,一聽到有樹木要被砍,洪里長絕對馬上挺身而出,帶領居民抗議、陳情,「大約救了二十多棵樹吧!」他默數了一遍。因為龍安里居民的護樹運動,台北市政府文化局在這裡開出了「台北市樹木保護自治條例」通過之後的第一張罰單,以警惕「不當修剪」老樹的屋主。「沒想到三個月後台大『椰風專案』工程又來拆屋砍樹。」同樣的,洪里長還是站到第一線阻止更多的砍伐,不過當時被挖起移植的兩棵樹,其中的芒果樹已經死亡,「慶幸另一棵樹又活了下來。」洪秋甲表示,他每天騎車巡視鄰里經過這棵受傷的大樹時,總在心中默默禱告,希望老樹堅持下去,他說:「不只我一人禱告,同樣是青田街志工的景美女中游雲霞老師也是這樣哩!」

      「我們社區有五色鳥呵!」除了擁有老樹,青田街的居民也享有清脆的鳥聲和蟬鳴。洪秋甲很得意的表示,鮮豔的五色鳥、吱吱喳喳的麻雀、唧唧啾的白頭翁、咕咕嚕的斑頸鳩、紅鳩等各式各樣的鳥類紛紛在此築巢,讓青田街終年鳥聲不斷。除了常見的城市留鳥,生態畫家賴吉仁認為,由於青田街樹叢茂密,構織成一個適合鳥類覓食的園地,因此過境的伯勞、虎鶇、白腹鶇會在老屋樹枝梢、落葉堆中覓食,從籠中飛脫的鵲鴝、白喉笑鶇也在青田巷弄中存活下來,有時候一抬頭,三兩隻喜鵲、樹鵲還會正巧迎面而過,有一年甚至出現近百隻鳩鴿群停降在陸震教授家中的老楓香樹上,令人歎為觀止!

     每年的一月,佇立在青田街七巷的八十歲老烏心石就會開出滿樹白色的細碎花瓣;五、六月則輪到柚子花綻放清香;到了七、八月,玉蘭花總迫不及待吐露芬芳;若是十、十一月,就是七里香的季節了,鳥語、花香與老樹相互依偎,好不熱鬧!盎然的生意與豐富的生態,加上坐落於公寓大樓間的日式宿舍,這不就是現代人求而不可得的居住環境嗎?

再造青田歷史街區

     為了替老樹與木造老屋請命,守護青田街從口號變成實際行動,由里長、高中老師和大學教授、科學家、電腦工程師、退休銀行職員和畫家妻子等社區居民組成的志工,開始了「再造青田歷史街區」的活動。活動的主要訴求是鮮活這段幾乎已被塵封的歷史,發掘當中的文化意義並保留這些在時光長河中因緣湊巧遺留下來前人的文化瑰寶。

      而具體的行動,除了積極走訪大宅院,與老教授一同呼籲保留青田街完整的塊狀日式住宅外,也跨海聯繫建造這些房舍的日本教授子女,回顧歷史的動作讓當初建造這些房舍的日人子女感動莫名,紛紛回到老屋子懷念兒時記憶,在青田街二十多位志工一年來的奔走之下,三十三間建物的口述歷史已經記錄了八成以上。此外,志工們還帶領近百位社區居民拜訪這些圍牆內的鄰居,這些打破國界與藩籬的互動,讓社區居民更加珍惜青田街的一草一木,即使它們長在「別人家庭院」。 「我每天都會經過這棵樹,嗯,還有那一棵。」
青田七六
       在青田街住了二十多年的施淑賢,因為再造青田歷史街區的活動,第一次踏進鄰里內的木造房舍中,也頭一次這麼深入瞭解住家附近的人文環境。她拿出蓋滿藍色版印的導覽,回顧她跟著志工參觀老教授宅第的興奮心情,訴說每一道以青田街老房子為主題的印記,圖片上的老樹似乎是她熟識許久的老友,長久以來伴隨她出門與歸家,而有機會進入楊思標與羅銅壁教授的庭院,看到充滿和風的水池小橋、日式石燈、石桌椅,呼吸黑瓦與木材的氣味、欣賞庭院內的植栽,不禁發出「真美!」的讚嘆。經過了社區歷史導覽,她更加認同這個社區,也期盼這樣的生態能繼續保持下去!

http://www.tpml.edu.tw/blind/cgi/dlpic.php?filename=9302025.TXT
台北畫刊 2004.2

0 意見:

張貼留言

蘋果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