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放慢腳步 找尋生命平衡點

■ 陳珮馨

鬧鍾鈴響,跳起身,匆忙換好衣服,死命趕上7時10分淡水線捷運。進入辦公室,開會、進度報告、接電話、簽公文、接待客戶、協調其他部門、指示部屬,手邊的工作永遠忙不完,只好留下來加班,深夜拖著狼狽身影,回家倒頭就睡…。
這就是你嗎?

忙碌 損失生活質感

「忙碌」已經成為現代人的代名詞,從早到晚為工作賣命,薪水袋越來越厚、屋內裝潢越來越講究,卻沒有時間與家人共度晚餐,錯過女兒的畢業演出,許久沒坐下來聽一片好CD,甚至失眠、偏頭痛、胃痛,時值中年,健康就亮起紅燈。

「這是一個很大的弔詭。」台大社會學系助理教授李明璁說,現代人忙著工作,是希望追求更好的生活品質,沒想到卻在追求生活品質時,喪失了更好的休閒,諷刺的是,越是先進發展的社會、越是菁英階層的工作者,越是成為時間的奴隸。

於是,家成為一個「慵懶的廢墟」,很多大老闆擁有豪宅、佈置得很舒服,卻沒有時間好好待在家;許多人夢想遊山玩水,卻永遠停留在一紙計畫,「忙碌」成為永遠的藉口。

「追求速度就是追求金錢。」東吳大學社會系副教授石計生說,隨著工業化社會的來臨,資本主義敦促人賺更多的錢,卻換來生活態度的扭曲,台灣成為全世界步調最快的國家之一。

問題是,一味追求速度不見得能賺錢,石計生說,台灣憂鬱症患者比例逐年攀高,七成多上班族倦勤、想換工作,身體狀況層出,假日就窩在家裡看電視,偶爾出門走走又碰到塞車。

2002年,日本福岡市九州大學進行研究,發現每週工作60小時的人,罹患心臟病的機率比每週工作40小時的人高兩倍。

根據國際勞工組織統計,比利時、法國與挪威的勞工產能,高於工時較長的美國勞工;英國勞工工時在歐洲名列前茅,但每小時產能近乎全歐最低。

速度 現代生活殺手

追求速度到最後,竟是迷思一場,速度感反而成為威脅現代生活的無形殺手。於是,有一批人決定「逆著時間」而行,拒絕隨著資本主義起舞,甚至發起一場「緩慢運動」。

向「速度」宣戰的義大利人佩屈尼(Carlo Petrini),也是慢食運動的發起人,1986年,他號召慢食組織,抵抗麥當勞速食進入羅馬,呼籲回歸傳統飲食,用緩和的步調來培植、烹煮與享用食物。慢食很快成為全球風潮,在世界各地成立組織。

更多的實踐者,投入這場緩慢運動,包括日本的樹懶俱樂部、美國的今日永存基金會、歐洲的時間減速協會、義大利的60幾個城鎮,以及許多決定放慢腳步的個人,不約而同投入這場生活形態的革命。他們針對工作、生活、醫療、運動、教育等,向世界呼喊「放慢速度」的真諦,企圖扭轉社會面貌,新的生活形態與商機也隱隱浮現。

這股緩慢風氣,也逐漸吹向台灣。步調急促的台北市,更面臨「換檔」新挑戰。

SPA的流行,正是反映這股趨勢。各式各樣的健康浴、藥草浴、水柱淋浴,協助上班族身心鬆弛,芳香療法也是紓解壓力的另類妙方。高度競爭、壓力下的台灣人,終於意識到「休息」的重要。

慢食 品嚐食物真味

於是,西方引進的韻律操、拉丁有氧、放克有氧蔚為風潮,東方原有的健身方式包括太極拳、氣功、瑜珈、打坐等,也席捲都會。人們漸漸體悟「工作」和「休閒」實為一體兩面,不再一逕在職場上忙碌、衝刺,趁著週休二日,攜家帶眷出外走走、享受假期。

連飲食,也吹起一陣「慢食」風潮,不管是崇尚自然的養生餐、生機飲食,都鼓勵人們遠離「速食」文化,重新從飲食來體悟人生。瑜珈老師洪光明就是「慢食」實踐者,他親手調理食物,用低火慢烤,麵包發酵三次,進食時用心去感覺食物的香味,用牙齒咬、鼻子聞,不只是飽腹,更能「慢慢去聽身體的聲音」。

慢食的精神就是「享受食物」,洪光明說,因為一切都是上帝賜予的,吃了能「擁有很多幸福的感覺」,吃得有質感,才能感覺生活的意義,於是更想努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不過,減速並不代表停滯不前,而是找尋自己的「正確速度(tempo giusto)」,簡單地說,緩慢哲學強調的是「平衡」,找到自己的步調,在工作和生活、勞碌和休息、急速和緩慢之間取得平衡、步步穩健。

平衡 保持正確節奏

前亞都麗緻總經理蘇國垚,就是一位懂得平衡的生活家。繁忙的他,不管飛到哪裡,都是公事在身,但他一定會抽出空檔,吃一頓精緻的早餐,造訪高級餐館,或是漫無目的地遊走,卻在無意中,吃到一家風味絕佳的小店。這些忙裡偷閒來的「美食」回憶,成為他享受人生的獨門秘訣。

The One異數宣言執行長劉邦初,儘管努力衝刺工作,卻不忘「慢活」哲學,尤其之前任職台達電子時,每天工作16小時,但他堅持每年要放一次15天特休假,利用這段時間出國旅遊、徹底放空自己,回到工作崗位後重新出發。

其實,「平衡」或「緩慢」的哲學一直深藏在東方傳統思維中,石計生從道家的觀點指出,中國人的身體韻律是按照月亮以30天為一週期,這和西方七天一循環的步調差很多。

他在「紫藤廬」開課談道家與身體,吸引許多身心俱疲的上班族,這些人帶著肝病、胃痛或龐大的焦慮前來旁聽,一起思考生命、重新歸零。「急,是西方的觀點」他說,現代人應該要回到東方的身體,找尋一塊能安身立命、清靜生活的角落。

逞一時的英雄,有害身體,「細火慢燉」才有味道,一位氣功前輩拿一杯水比喻人生,「你要選擇毫無思索,咕嚕一口吞下肚,還是把杯子端穩了,乾渴時,再拿起啜飲一口呢?」(系列一)

【2005/09/19 經濟日報】


生活換檔》慢半拍 人生更開闊
【陳珮馨】

該如何「忙」中取「慢」呢?

平凡的上班族付不起好幾萬元的健康療程、或是單堂費用破千的心靈成長系列,卻可以趁假日出外騎腳踏車、轉換身份當「義工」,或是在緊湊的行程表中,抽出5分鍾靜靜喝杯茶。

永達保險經紀人業務經理黃建倫,就是「慢活」的箇中好手。前不久,他趁著兩週休假,選擇用最「慢」的腳踏車,踏實地「踩」了台灣島一圈。休假結束,他帶著滿腔活力,重回工作角色,快樂地和朋友分享拍回來的幻燈片。

「快與慢是一種取捨。」黃建倫說,他不認同現代人拿「忙」當形容詞,尤其在高壓力的金融保險業。「到底要追求財富累積,還是追求一種生活態度?」他自有答案。環島過程中,他看起來在騎腳踏車,但過程中有時靈光乍現,忽然知道如何協調部門、如何解決客戶問題,也在一腳步、一腳步中,他更能聆聽內在的聲音、學習面對挫折的能力。

取得快樂的平衡

「努力工作是必要的!」他肯定地說,問題在於,如何在全方位的生活中,取得快樂的平衡。

30多歲的權自強,現任報社編輯,也是台灣國際志工協會發起人,相對於一般人畢業急著卡位、廝殺職場的人生態度,他選擇看似「慢半拍」,卻別有深意的路。

大學起,權自強就累積不少義工經驗。一次偶然讀到李家同「讓高牆倒下」手稿,形同一股召喚似的,他邀約16位夥伴到印度「垂死之家」,深受震撼。

回台灣後,眼看國內少有推動短期海外義工機制,權自強結合好友在2004年成立台灣國際志工協會,號召有心人到垂死之家當短期義工,學習放寬眼光、瞭解不同地區的受苦者。

為了籌設志工協會,權自強曾經奔波困頓,卻一點也不後悔。對他而言,「工作」必須對社會有意義,至於錢,夠用就好。「我心裡一股火,尚未澆熄」帶著滿腔的理想熱情,他隨時可以跳上「義工」列車。

慢活 不假外求

長年當義工的經驗,也成為他職場競爭的一項優勢。跑了幾個國家,他擁有更廣的視野、更豐富的人脈,朋友圈橫跨不同年齡層,彼此更能真誠以待。最重要的是,他找到了一份快樂、有成就感的人生志業。

不一定要加入健身中心、豪華SPA,「慢活不假外求!」台大社會學系助理教授李明璁說,午休時溜躂一圈、喝杯咖啡、仰望天空、試著吃飯不要計算時間,都是慢活的秘訣。

東吳社會系副教授石計生,稱呼這是「精神分裂」的本領,表面上符合資本主義的時間感,8點起床、9點打卡、6點下班,內在卻有一套自己的身體韻律,可以超脫外在忙碌、緩緩而行。

你的慢活哲學在哪?

是從繁重的工作表,抽出一段海闊天空,還是選擇一條看似不起眼,卻值得一生付出的路?

不管如何,「慢活」打破既往一成不變的競爭邏輯,人生不是單線道,工作毋須販賣靈魂。

【2005/09/21 經濟日報】 @ http://udn.com

0 意見:

張貼留言

蘋果消息